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中块垒已化无 眼前浮云也写意

 
 
 

日志

 
 

苍翠如故银杏树  

2011-08-02 08:41:49|  分类: 宽巷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正能体现宽巷子民风古韵的是紧靠巷子西头残破的古城墙。城墙高约五丈,宽约二丈五。原来的城墙砖有八十一层,我能看到的已是残存的零星砖体,偶尔在墙根处辨别得出三层压脚石。攀上城墙,到处是杂草丛生。放眼望去,护城河外一遍纤陌翠绿,菜花金黄,若是雨后放晴,还能看到很远处群山的影子。春秋两季,城墙上满是放风筝,卖小吃的人,热闹非凡。平常日子里,我们则在城墙上下打游击捉迷藏捕蟋蟀,或挖墙根的黄土制成盒子炮,用铅笔蕊涂抹得油黑铮亮,赛过现在的仿真手枪。后来读到鲁迅先生的小说,觉得那千疮百孔的老城墙竟和百草园一样,充满了无穷的乐趣。

在宽巷子巷口和老城墙之间,有两棵三百多年的银杏树,巨大的枝蔓覆盖了很大的空间,漂亮的树叶浓密深翠,地面上露出来的树根虬龙盘缠,可坐数十人在此纳凉。卖凉粉凉面的,卖大碗红白茶的,卖卤肉锅魁的,卖大头菜丝子的,吼声不绝,围者如注,就象赶场天一样。

在银杏树的正对面有一座面目全非的古庙"严遵观",“严遵观”不算大,沿红砂石台阶拾级而上,有一30多平米宽的庙观,周围立有木栅栏,我小时候还看见过那尊塑像,坐姿,黑乎乎的,脸上已看不清眉目,也不见什么香火。当时我也不知那位仙人是谁,没有去求个谶磕个头。后来才知仙人乃严遵,西汉末期人,道家学者,原本姓庄,名庄遵,字君平,后来汉书忌讳汉明帝刘庄的名,才将其改名为严遵。据说严遵一生淡泊名利,不愿为官,卖卜于成都、彭州、邛崃、广汉、绵竹等地,每天占卜得百许文钱够基本生活就行了,然后就关门落帘读书。他50岁后归隐,遂著述、授徒于郫县平乐山,91岁去逝。在平乐山生活的40多年中,他提出了“王莽服诛,光武中兴”的预言,在山上培养出了得意弟子扬雄,写出了重要的两部著作《老子道德真经指归》 和《易经骨髓》。

 李白曾有诗曰:“君平既弃世,世亦弃君平。观变贫太易,探元化群生。寂寞缀道语,空帘闲幽情……”。由此足见严遵对后世之人是很有影响的。

 好象过了不几年,我小学还未毕业时,庙观周围已住满了闲杂人员,将仙人不知挤到哪里去了。
在两棵银杏树之间,原来还有一高大的照壁,照壁正中有一斗大的福字,左上方有一破洞。民间传说那破洞里本来有一宝剑,所以福字可以移动,几乎无人能用任何器械凿到它。后来宝剑被人盗走,福字也就此不动,灵光不显了。我小时常凝望着那个福字,头脑里充满了乱七八糟美妙无比的遐想。后来我读到“富人修庙,穷人磕头,越修越富,越磕越穷。”心里也就释然了。如今照壁也没有了,原址修建了一个中式门坊,连通后面一个大院,门口挂牌为成都画院。

岁月流逝,星汉依然。破旧的老院子和小洋楼消失了,古城墙和仙人观没有了踪迹,唯有那两棵银杏树至今仍傲然挺立,苍翠如故。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