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中块垒已化无 眼前浮云也写意

 
 
 

日志

 
 

杨伯伯的圆满結局  

2011-07-27 08:00:37|  分类: 宽巷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爷爷的便宜车我坐过的次数不多,因为他去世很早。他有痨病,就是肺结核,一直没有得到治疗,每天拖着虚弱的身躯在风雨里奔忙着,艰辛的路太长,他没法走到底,成都临近解放时,他就去世了。

他的老伴身体也很差,严重的哮喘,街方上的人称杨婆婆为老吼波。杨婆婆一天到晚都坐在一辆纺车旁纺棉花,因为都是住的铺板房,不隔音,我时常在深夜醒来时还能听到她的咳嗽声和纺车嗡嗡嗡的低呜声。

他们有个儿子叫杨罗辉,按辈份我称他为杨伯伯,当时好象有30多岁了吧,听说他结过婚,但媳妇被人拐跑了。杨伯伯是个孝子,家境不好,父母多病,便不再提及成家之事。时隔不久,杨婆婆也去世了。杨伯伯将他母亲的丧事办得很特别,所以我至今还记得十分清楚。先是将铺板全部拆卸下来,让屋子彻底敞开,然后在两条长凳上搭一床板,床板上放置一木制匣子,俗称火匣子,其大小刚好能让杨婆婆端坐其中。为了固定身躯,一条细木棍横衬在她的颈部下巴处。杨伯伯请来昭觉寺的僧人为他母亲超度,七、八个僧人手执罄铃木玉,不知疲倦地围着火匣子转着圈,口中连绵不断地唱念着深奥无比的经文,我只听明白其中一句:纬纬经线放虹光,哪么阿弥托佛。非常悦耳。他又请来戏班子每天晚上敲锣打鼓唱到半夜。大蜡烛流着鲜红的泪,无数支柱香散发的氤氲弥漫在狭小的屋子里,杨婆婆瘦小的遗体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中似乎不停地飘浮升沉。那时候巷子里没什么好看的,唯有这办丧事的地方围聚着许多人,久久不愿散去。不知为何,我那时天天见到日见枯黄的死者而不感恐惧,睡在隔壁自家的床上,耳朵里响着纺车声,眼前晃动着杨婆婆偶尔递给我小红苕或煮葫豆时的情景。七天后,杨婆婆安然入坐的火匣子被抬到昭觉寺火化,披麻戴孝的杨伯伯扶着火匣子一路恸哭,当送葬的一行人消失在宽巷子转角处时,我流着鼻涕,怅然若失。

不多久,杨伯伯搬到离他工作不远的地方去居住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殊不知两年后,快到40岁的杨伯伯回到宽巷子,拿出一张4寸黑白照片,喜笑颜开地招呼左邻右舍:快来看我的婆娘和我的儿女!大家十分惊奇,凑过去观看那照片,只见照片上前排坐着杨伯伯和一位模样端庄的女人,后排站立着一男两女,都是拾来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所有的人都很自然地微笑着,杨伯伯尤为显得灿烂。在一片惊叹声中,杨伯伯得意地指点道:这是我的大儿子,这是我的大女,这是我的幺女。你们看我的婆娘漂不漂亮?众人点头称赞,恭喜连连。接着无不揶喻地诘问道:你的儿?你的女?喊不喊你这个后爸啊?杨伯伯严肃道:咋不是我的儿我的女,咋不喊我这个爸,爸爸、爸爸,喊得好听得很。众人开怀大笑,都说杨伯伯这个孝子有好报,并祝他能有个自己的亲生子女。杨伯伯兴奋地掏出糖果来招待大家,我也吃了两个,虽然很沾牙,但非常之香甜。

一年后,杨伯伯又回来了一次,不负重望,这次是三个人,他和他夫人以及他两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这次的轰动效应更大,好象半条巷子里的人都跑来看热闹了。那些婆婆大娘七手八脚象击鼓传花一样,轮流抱着婴儿品头论脚,又逗又亲。杨伯伯眼泪快急出来了,不断告饶道:我幺儿我幺儿,轻点啊轻点啊……他的夫人倒还沉着,没吱声,但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后来,杨伯伯再也没有回过宽巷子。他是我所知的离开宽巷子的人中寻找到圆满结局的一个人。为杨伯伯祝福。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