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中块垒已化无 眼前浮云也写意

 
 
 

日志

 
 

青涩的记忆  

2011-07-26 07:54:04|  分类: 宽巷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陆续发几篇<<我家就在宽巷子>>里的部分章节,并分别列上小标题。

居住在宽巷子32号小洋楼里的黄埔军人也姓陈,官至师长,带兵打过仗。按常理讲我应该知道他的名字,但一直只称他为陈伯伯,称他夫人为黄妈,所以至今不知其名。他们家七个娃娃是清一色女儿,个个如花似玉。其中老三和我是小学及初中的同学,老四老五分别和我两个妹妹同学。印象中陈伯伯是个资格的军人模子,五官棱角分明,神情严肃,看上去有股杀气。他走路腰板挺得笔直,目不斜视,步幅很大但很平稳,困难时期人人都吃不饱肚子,走路风都吹得倒,唯见陈伯伯已经瘦了一圈的身体仍如以住昂然挺立。黄妈一眼看上去就知她是一个有知识有涵养的人,穿戴得体,面容和善,很有风度。我小时候有些狂野,巷子里无人愿意惹我,只有黄妈是指名道姓批评规劝过我的人。

我读小学时,宽巷子里共有五人被分在郊外西安路小学,其中就有他家老三。

陈三很文静,模样觉得比扮演林黛玉的陈晓旭还要受看一些,成绩不用说了,全校顶呱呱,我官至少先队大队委时,她是大队长,一把手。一至四年级,我和她上学放学几乎都在一起,上学时她要经过我家门口叫上我,放学时我会陪同她一起走过一大片农舍,随时提防着农家的狗窜出来伤人。那段时光我也常在她家上自习,就在洋楼下的花园里,她奶奶摆上洗衣板,我们各自坐在小凳上做作业。有一次学校里奖励好学生,我和她都获得一张票到市话剧团观看《马兰花开》。我去晚了,满身臭汗进了剧场,一时看不清排号。工作人员接过我的票把我领到座位上,正好就在她旁边。她用手势和我打了招呼,又作了不要做声,快看演出的表示。我坐下来,感觉剧院里的椅子竟然是那么的舒适,从她那边透过来一丝丝清凉和淡淡的清香,令我有些昏眩。可惜那张票了,我没将轰动一时的《马兰花开》看个明白。

小学五年级时,正值大跃进时期,我父母参加当时规模很大的刃具厂的基建工作去了,带去了两个妹妹,将我交给邻居做蔬菜生意的王婆婆照看,我成为那时的留守儿童。王婆婆天不亮就出门,天黑尽了还不见回家,我的生活乱了套,学习成绩如现在的股市崩盘,身体状况如眼下的索马里灾民。早上起不了床,陈三上学时将我房门敲得再响我也装着不在家而不予答理。我时常逃学,漫无目的的东荡西晃。如此有一年多的时间,快到小学毕业时,我沦为学校里最为头疼的差等生。

一天晚上,我不知从哪里抓来一本马卡连珂写的传记小说《教育诗》,看得我哇哇大哭。第二天我仍然起得很迟,但我决定要上学去。令我尴尬的是,好不容易讲课的老师让我进了教室,我却找不到自己原先的座椅。教室里没有空位,同学们用陌生的眼光木然地望着我,让我羞愧无比。我想冲出教室,从此不再踏进校门。这时,陈三站了起来,悄悄地和另一个女同学挤坐在一起。我默默地走过去坐在她的位置上,将头埋进双臂里,任泪水流淌。

半年后考初中,同班的五个宽巷子学生有两个落榜,我于心惊肉跳之际终于从榜上寻找到我的大名。陈三自然也在其上,这在她来说是顺理成章之事,在我来说则是意外之喜。那天黄妈也来了,笑咪咪地对我说道:想不到你还赶上来了,得行。中学生了,更不能调皮了啊。

初中时我和陈三不再同班,不可能有机会再次坐她坐过的位置,人长大了点,也就变得有些含蓄了,没有与她打过招呼或是说上两句话。自63年夏她考入市女子一中读高中,我考入七中之后,至今再也没见到过她。

70年秋,我是西昌地区的知青,回了趟宽巷子老家,黄妈找到我,要我帮同在西昌地区下乡的陈四找辆车坐回去。想办法求得别人同意搭乘两人,以为可以和陈四同路,便能听到陈三的消息。殊不知临上车时,陈四还带来另一个同伴。那辆车满当当挤站着30来人,路途要走三天,实在无法再容纳下我,只好作罢,挥手目睹汽车绝尘而去。

黄妈为表谢意,特地给我送来一张市歌午团芭蕾午剧”红色娘子军” 的票,我知道陈二是歌午团的演员,便饶有兴趣地去看了演出。从头至尾我很认真,眼睛发酸了也没看出台上的演员谁个是陈二。事后我问黄妈:陈二演的什么角色啊? 怎么认不出来呢? 黄妈笑道: 台上的人化了妆你怎么分得清,何况陈二是在台下乐队里弹琵琶的。我鼓起勇气问陈三的情况,黄妈的回答让我的内心感到一阵震颤。她告诉我,陈三的大姐在外地工作,是位医生,两年前因救一位落水者而牺牲,当时大姐的女儿还不足一岁,大姐夫是医务骨干,人品很好,工作担子很重。陈家的人忍住悲痛,思来想去,为小孩的未来考滤,为大姐夫面临破碎的家庭着想,陈三毅然踏进了大姐的家。

离开黄妈,我有些恍惚,心中有股隐隐的痛楚,酸酸的伤感和曾经坐在她坐位上时内心里涌出来的那种感动。

时光荏苒,又过去多年,我和我小妹几经周折,于前年和已是医务专家的陈四见了面,得知陈三全家在上海生活,包括她自己的儿子也在一起,宁静,幸福。我拜托陈四向她转达问候和祝福。

“月亮在天边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歌声……”这首歌《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是我小学时从陈三那里第一次听到的。她站在学校操场的土台上,老师用脚踏风琴伴奏。至今五十多年了,这首歌仍然流唱不衰,所以我始终记得她。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