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中块垒已化无 眼前浮云也写意

 
 
 

日志

 
 

寻祖辨踪记1  

2011-07-16 13:14:29|  分类: 寻祖辨踪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祖辨踪记1 - 奔七客 - .心中块垒已化无 眼前浮云也写意

 已有三个半月没有写博文了,原设想是等年底将筹划中的书画店搞成以后再写,现决定提前。

之所以决定提前,原因有二:一是想通过写《寻祖辨踪记》以求得到知情者的帮助;二是借在此过程中进一步理清自己的思路,去伪存真,实现最终找到自己祖宗脉系轨迹的目的。

寻祖的想法是在准备搞书画店的过程中冒出来的,辨踪的难题是在寻祖的过程中被若干史料弄昏了头而遇到的。

今年三月底,鉴于我原在市区内的老家宽巷子已成为文化历史旅遊胜地,遂与好友商议欲开设一家书画店,我负责巨幅画《宽窄巷子风情图》草稿和一本回忆录,他们负责其他诸事。六月初,几经易稿,我终于拿出了风情图草稿,内中有主街两条,房屋三百余间,人物近千,以及数个其它遗迹场景。朋友将以国画方式完成下一步,估计费时半年左右。我长吁了一口气,开始着手写回忆录。

问题就出现在这写回忆录的环节上。

我家自上世纪初入住宽巷子以来,历经五代,前后四十余人在这条巷子里繁衍生息,直到2005年因市政建设需要,才最后撤离这条亲切而熟悉的小巷。我的长辈目睹了在这条巷子里的中国封建王朝最后营地的消亡,以及宽巷子的产生和形成的过程,亲身经历了当时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在这条巷子里的衍变过程和具体反映,还亲身经历了民国政府的衰败带来的艰辛生活和日寇飞机狂轰乱炸宽巷子周边所造成的万般恐惧。

我在新旧社会交替之际降临在这条小巷里,生于斯长于斯,这里铬有我幼时生活的痕印,留下了难以忘怀的青涩的记忆。若干年过去了,社会生活的变化在这条巷子里的点滴反映,民风、民情、民俗在这条巷子里的生灭演译,人世的悲欢离合和街头巷尾的趣闻奇事至今仍历历在目,十分鲜明。

我要写出以上内容,本非难事。但我有个问题需要得到解决,即:我家是从什么地方来到宽巷子的?又是什么原因会来到这里的?我的老祖宗又是谁?

但就我所知的有关信息却少得可怜,列如下:

1,听父辈讲,我家是由四川潼南县(现属重庆)于1920年前后迁来成都的。

2,初始为我四伯父,后续来的有我祖父母,四伯父之子,大伯父遗孀及其子,五伯父和我父亲。(我父辈为六兄弟三姊妹,余不详)

3,1968年文革期间,我家唯一一本家谱遗失,年底,我四伯父即以口述方式叫我堂兄(五伯父之子,刚从部队复员)记下我家班辈排行表,并告之祖上有蓝大顺、蓝大本是参与过农民反清起义,是造过反的。

现我从堂兄处抄录我家班辈排行表为:

周天采杰云廷正大(钟、奇)泽树炳培德延宗世代维永。共20字,其中钟、奇并辈。

堂兄和我是炳字辈,按表推算,蓝大顺、蓝大本应为我高祖辈。

我大伯父是1886年生,四伯父是1890年生。查得蓝大顺是1829年生,1859年起事,1865年战死。蓝大顺大我大伯父57岁,中间隔两代,时间上倒是吻合的。

但口说无凭,须得有确切依据。于是我踏上漫漫寻祖辨踪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